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主页 > 马赛克 >
. 在吴中
* 来源 :http://www.yuqiang.net.cn * 发表时间 : 2020-04-02 04:22

上访的理由说起来并不复杂。这些农民家里承包的田地早些年被征用了,一次性给予的征地补偿费也花掉了,失去了土地,生活没了依靠。

目前,吴中区已累计组建资产股份合作社132家,土地股份合作社8家,物业股份合作社64家,镇级股份合作总社(联社)13家。.

胥口镇镇政府来了一批人,都是胥口镇胥湖村的村民。他们并不是给新书记道贺的,而是来上访的。

正如在采访中发现的,吴中的村镇集体资产股份化组建合作社后,农民还未拥有完全意义上的股权。例如在金星股份合作社的章程中明确规定:“村民个人取得的股权只享有分配权。股权不得继承、转让,不得买卖、抵押,不得退股提现。”

“2001年,我家的耕地加入了村里的土地股份合作社,当年每股半年分红413元。”10多年过去了,朱双云对当年的分红记忆犹新。

股份合作社的真正所有者、利益的最大关心者是股民。股民的有效监管,将直接决定股份合作社能否正常运营。

作为集体财富支配者的村干部极易产生权力寻租。股份合作社针对集体组织的资产、资金、资源,在改制时进行了量化,有了明确的股权设置。

在采访过程中,多家股份合作社的负责人均表示在成立股份合作社时,农民的积极性非常高,都是自愿加入。

即使是由村民投资组建的股份合作社,股民的退股、股份转让、继承权也受到相应的限制。例如,富民置业股份合作社章程规定,“股东一旦现金入股,不得退股取现”。股份的转让、继承需经董事会批准,并列出了股份可以转让、继承的3种情况。

年近花甲的尤金福,全家5口人,持有富民置业股份合作社2.8股,去年8月18日他家分红所得25704元。尤金福说,2006年村里组建富民置业股份合作社时,他和儿子各1股,儿媳0.5股,3岁的小孙子也有0.3股。只有老伴,因为是苏州自来水公司的职工,户口不在村里,没有入股资格。

在有的股份合作社,股民的选举权也受到一定限制,例如,金星村股份合作社的董事会是由村里42名社员代表选举产生,参与选举的未包括全体股东。

农产品专业合作社的分红由于股份的性质会有所不同。例如,吴侬碧螺春茶叶股份合作社的股份分红被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现金股分红,一部分是土地股分红。

农民成为股民,成为股份合作社的所有者,也同时拥有了参与合作社管理、监督合作社运营的权利。

在记者一再追问下,石惠良说,如果有村民强烈要求退股,村里还是会满足他们的要求,协调出相应的土地退还。

土地是农民最重要的立身之本。在胥口镇,一个方案渐渐清晰起来:将农民原先承包的土地折价作为股份,组建股份合作社。

改革开放以来,伴随着金星村集体经济快速发展,各种新问题也不断涌现:村级经济普遍处于产权单一、产权主体缺位、监督失效的状态。

胥湖村征地的这种“一次性补偿”的方式,是按照当时的土地收益进行估价,没有照顾到失地农民的长远利益和预期收益,又没有考虑到土地出让后的增值收益。

在吴中,农民在祖祖辈辈耕作的土地上变成了股民。对于身份改变,农民感受最直接、最强烈的是:分红。

投资性合作社的分红模式比较简单,总收益的一部分用于合作社未来发展的再投资,一部分用于股民分红。分红和再投资的比例大约为6∶4,这也是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的规定。

“不可能,这个问题是不存在的。”临湖镇湖桥村村委会主任石惠良说,“靠土地入股进行规模化种植,农民获得了比原来高得多的收益,他们是不会要求退股的。”

木渎镇香溪社区党委书记许春华告诉记者:“当年‘合作社’这个听起来似曾相识又很新鲜的词汇传遍金星村,几乎没有任何来自村民的阻力,合作社在短时间内建立起来了。”

吴中区区委书记俞杏楠认为,股份合作社中,股民参与管理、监督,这些权利的重要性要高于分红权,是农民变股民更深层次的体现。为强化合作社股民的权利,他提出三点建议:优化股份合作社的制度设计方案、合作社民主决策要公开化、完善股民监督的技术手段。

对于这一问题,胥口镇经济服务中心副主任蒋荣方给予了明确的回答:“不行。胥口镇土地股份合作社章程里有明文规定,农民的土地一旦加入合作社,中途不得退股变现。”

而金星村股份合作社对解决此问题作了探索。金星村村民朱双云家有三口人,每人分到1股,每股净资产8.367万元,朱双云家在股份合作社的持股总资产为25.101万元。

不久,胥口镇土地股份合作社正式成立。

土地股份合作社中,有的合作社根据土地的收益多少进行分红。例如胥口镇土地股份合作社每亩土地2002年分红550元,2011年这一数字是950元,保持了一个较为平稳的增长率。有的合作社则保留一个相对固定的分红数额,增值的部分被转移到投资性合作社,例如金星村股份合作社。

对于记者的疑问,多家合作社的负责人流露出无法理解的表情。

农民原先承包土地的证书——绿本,被换成了代表股东身份的证明——红本。对胥口镇的农民来说,他们依然是土地的主人,只是土地的经营权变为了合作社里的股权,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够收获来自土地上源源不断的收益。

在吴中,由于股份合作社的性质各异,股民分红的形式和数量也有很大差异。

在吴中,组建土地股份合作社最初出发点是源于对土地征用一次性补偿机制的改革,纷纷冒出的资产性股份合作社则是对集体经济实现形式的重要探索。

朱双云家是金星村的普通一户。

10年间,股份合作社在苏州市吴中区大量涌现,表现出顽强的生命力。而成长的故事要从多年前的一个日子说起。2001年6月19日,是胥口镇原党委书记沈国芳刚刚上任的第二天,这天发生的事情直接影响到6个月后胥口镇股份合作社的成立。

有进就应该有出,吴中区的农民当时加入合作社是自愿的,那么当农民要求退出合作社时,是否也能像加入合作社时方便自如?

在吴中,发生在农民身上的变化已经不少,新的变化还会继续出现,值得我们关注。

上一篇:若马方有需求